guest | 登录
新闻详细
[团子随笔]我选择留下带着你的热爱一同前往
状态: 已发布
中国民航大学发表于 2016-12-02 23:51
      世界究竟是什么样的,是你看到的,听到的,还是你心中想的。
      我爱读书,尤其是与历史有关的,小学时就把《史记》、《资治通鉴》读的不亦乐乎,传记、本家津津有味。可后来慢慢大了,对很多东西有了质疑,关羽对刘备是不是忠心耿耿、李建成是不是真的那么昏庸无道。梁启超先生说:“二十四史非史也,二十四姓之家谱也。”不过尔尔罢了。
      现在,作为一名学生记者,闪现在学校各个活动现场,也算看到了百态世间,而于不同的人也算有不同的看法,就像CUBA期间北大17号重重摔在地上后说:自己也怕残疾,但更想打球,在能打的年纪打完了,什么都无所谓。旁边的一个朋友很不理解:“世界上能有什么东西比自己的健康更重要。”而另一个朋友满满的崇拜。
      于我,一个受伤不得不退下来的运动员,听他说这一番话只能用感同身受来形容。虽然每篇消息要求都是不带个人情感,可每个人的人生各不相同,侧重点也不同。规矩是死的,人是活的,抑或说一千个作者就有一千篇通讯。而一千个读者却能从同一篇通讯中读出一千种意思。
      成功的花,人们只惊羡她现时的明艳;然而当初她的芽儿,浸透了奋斗的泪泉,洒遍了牺牲的血雨。身为一个深入幕后的媒体人,我们知道每一场演出中幕后人的辛苦,接触形形色色的人、奇奇怪怪的事,也算是一种人生的历练,一种简单的感悟,而这种不同于平时的感悟,让你聆听这个世界别样的声音,或是勾起你心中曾经的点点涟漪。
      觉得自己成为一名小小媒体人的时间还很短,可身边的队友换了一个又一个:带我的前辈离开了,一起进团的人也离开了,甚至于来了新的小小志——我,也老了。笑着说要不要也离开去退休养老,但也只是说说而已。
      从最初莫名其妙的扎根,发芽,到慢慢的成长,无非是为了心中的一份执念罢了。记得第一次输了辩论赛,学姐和我说了当她是一名萌新时,队长和一位已经淡出辩论好久但遇到老对手执意上场老学姐说的话:“我知道你一直憋着那场输给天大比赛的那个劲,但是为了情怀二字就不用了。”
不忘初心,所以我还在固执的成长,而对同行同往的人更迭却是无可奈何。出任务时再不是原先熟悉的人,搭档做微信的也不是最开始的最佳队友,同样的马甲甚至带上了记者证的我只觉得沉甸甸的责任。
      我记得我第一次在北礼出任务的场景:隆重的一二九表彰大会和那个现在已经不再和我一起做微信的队友。那篇夭折的微信推送——因为我无畏的忙碌而没有推出她的最后一篇。对不起!
      我习惯了人走茶凉,却接受不了人来人往。
分享到: